<noframes id="xlrrj">

      <address id="xlrrj"></address>

        <noframes id="xlrrj"><form id="xlrrj"></form>

        疫情下困擾旅游業的難題:沒有決策依據 我是加大投入還是繼續“貓冬”?

        葉心冉2022-05-17 12:13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葉心冉 5月19日的“中國旅游日”即將到來,疫情較為平穩的多省發布了多項旅游優惠措施和惠民活動。例如,廣東各地將推出包括發放文旅消費券、景區門票優惠打折、公益性文藝等;5月至6月,新疆各地州將開展266項文旅活動,同時推出284項旅游優惠政策等。此前,包括福建、海南、吉林、新疆等多地也已發布了多項紓困政策,扶持旅游業恢復。 

        “中國旅游日”即將來臨,同時端午節、暑期臨近,實際上,當下這個節點,對很多文旅從業者來說很是關鍵。 在經歷上半年疫情反復的侵擾下,暑假成了文旅企業非常重視的“回血期”。但是,經歷了近三年行業起伏的情況下,此番是提前增加投入、做好交付準備,還是繼續“貓冬”,等待真正春暖花開的那一刻,他們迫切需要一些參考信號。

        缺乏完整周期和決策依據

        文旅行業的難顯而易見,但是究竟難在何處?從采訪來看,最大的難并非是無客源、無生意,難是難在不確定性。

        譜見文旅創始人、《新旅游》作者許義今年2月份在進行國內旅游企業調研的時候,很多企業創始人均向其表示,堅持到6月,如果暑期不能正常開展業務,堅持不下去了。許義表示,一家旅行公司在連續三年沒有經營環境的情況下,很難活下去。

        過去的三年,旅游企業沒有遇到一個完整的商業周期。一年當中,文旅行業面臨幾大關鍵窗口期:春節、暑假、五一、國慶。為應對節假日的出行需求,企業需要早早做準備,但是這幾年,形勢變化無可預料。

        此前,麥淘親子創始人謝震曾向記者表示,受疫情影響,消費者的信心有所動搖,導致暑期的趨勢很難預測和規劃。

        這三年當中,文旅行業經歷了多輪起伏。從數據來看,根據中國旅游研究院整理的數據,2021年我國旅游市場實現緩慢增長。謝震也向記者表示,2021年實際上公司通過城市研學、親子新項目的開發,已經恢復至2019年疫情前的水平。

        但隨著2021年暑期南京疫情的擴散,以及跨省旅游“熔斷”機制的實施,導致旅游經濟運行綜合指數開始下跌。

        因此,行業經歷了從2020年6月至2021年7月,跨省游開放,情況稍好,旅游企業能夠正常運轉;接著是2021年7月至今,疫情反復,業務節奏再被打亂。

        2021年暑期前,基于對趨勢的積極預判,多數從業者會選擇擴充團隊,增加業務投入,但是2021年7月以后,此前增加投入的企業,為了控制成本又要收縮團隊。許義表示,這樣幾個周期下來,企業招聘、收縮、招聘、收縮,對于企業的成本以及人的精力都是一種消耗。

        回溯過去的五一,根據文化和旅游部數據,在五一期間,全國國內旅游出游1.6億人次,同比減少30.2%;實現國內旅游收入646.8億元,同比減少42.9%。

        Fastdata極數發布的《2022年1-4月中國旅游行業洞察報告》指出,2022年一季度旅游經濟運行綜合指數95.6,旅游企業信心指數降至2021年一季度以來最低點。

        因此,當下,文旅從業者不敢輕易下判斷。

        許義接觸到的一家旅行社,疫情前的人員規模在35人,去年收縮至17、8人,到今年再度削減至8個人。這是一家做小眾游玩的旅行公司,公眾號積累的有50萬粉絲。如果暑假無法正常開展業務,可能還要進一步裁員,保留3-4人,只維持公眾號的運轉。“這段時間有用戶積累的企業可能只能選擇斷臂求生,把成本降到最低,把用戶維護好,等待疫情結束以后再發團。”許義說到。

        最大的難不是無生意可做,難是難在無法下決策。許義說,“這種不確定對人的考驗是極高的,不僅考驗企業的積累、經營能力和水平,其中還包含了一些運氣和概率。”

        在沒有決策依據的情況下,即便老板給員工打氣,但是老板和員工都清晰地知道當前的業務狀況以及未來的不確定。“企業主不知道該怎么留住員工,怎么為他們樹立信心。”許義說到。

        5月10日,據文化和旅游部發布2021年度全國旅行社統計調查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國旅行社總數為42432家。2021年度全國旅行社營業收入1857.16億元,利潤總額虧損53.44億元,旅游業務營業收入1467.48億元,旅游業務營業利潤虧損3.00億元。

        可行之法

        在這樣的環境中,企業也并非一直在彷徨等待。

        馬蜂窩旅游研究院院長馮饒向記者表示,疫情尚未過去,出境游、長途游受阻嚴重,對于所有文旅企業來說,信心真的比黃金重要。在疫情的不確定中,通過“差異化”,找到確定性。

        馬蜂窩方面通過本地玩樂調動社區活力,每周發起同城社區活動,比如飛盤、冰壺、露營、探洞、騎行、瑜伽、即興喜劇、黑膠、搖擺舞、室內沖浪等。馮饒表示,疫情后,游客需求發生了真實、深刻的變化——相比于此前不斷在目的地和線路上下功夫,現在的旅客更重視“體驗”,“玩什么”比“去哪兒玩”更重要。

        本地游、周邊游、短途游持續走熱,露營成為今年“五一”黃金周的熱點。同程旅行大數據顯示,今年“五一”假期,“露營”相關旅游搜索熱度環比上漲117%。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員程超功向記者表示,“后疫情時代”的旅游表現出了顯著的“周邊強,長線弱”的總體趨勢。在消費習慣方面,人們的出游半徑縮小,產品預訂周期縮短,出游頻次顯著提高,周末也成為家庭出游的熱點時段。

        相較傳統異地觀光游,出行半徑的縮小使得人們的旅行需求開始向深度化轉變,程超功表示,本地休閑旅游的游客更注重體驗性和文化深度。露營、自駕、戶外徒步、親子研學、電競酒店以及今年冬季隨著冬奧會而走紅的冰雪旅游等一批注重體驗的旅行方式贏得了更多市場。 

        需求的變化也帶動了旅游行業向愈加精細化的方向轉變。

        許義認為,當下,并非是旅行社的生意越來越難做了,而是旅游越來越專業了。過去做旅游的舊經驗解決不了當前發展遇到的新問題。在新旅游的人才能力模型中,具備旅游業的背景、積累是放在最后一位的,更為重要的能力和經驗則包括商業思維、新媒體運營和互聯網打法。

        馮饒則指出,旅游業的專業化,就在于要有優質的內容和服務,缺一不可。

        許義表示,這個行業變化很快,消費者涌向了新媒體、新電商,如果文旅企業不會做設計、策劃和運營,不會表達和營銷,無法理解用戶需求,那么整個鏈條是斷裂的。

        聚焦當下,從業者應該怎么做?許義表示,首先要認識到,前些年蓬勃增長的旅游黃金時代已經過去,那個時候受到大環境紅利的影響,旅游行業大跨步式地向前。但是需要注意,過去的美好并非是常態化的。因此,要從心態上接受這一點。

        再者,基于國內龐大的人口基數和消費規模,還是要相信旅游的前景依然是好的,美好還是會回來,只不過現在是處于黎明來臨前的凌晨3點還是早上5點還未可知。所以在這個時候就要為迎接未來的增長“留有一口氣”,嚴控成本,調整成本結構,降低固定支出,把更多精力放置在流量運營上,保證健康的流量留存。“因為這當中積累的用戶,在未來是可以轉化為生意的。”許義說到。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東新聞中心記者
        關注華東地區上市公司,重點在消費、制造領域,善于捕捉熱點,追蹤有趣之事。 新聞線索聯系郵箱:yexinran@eeo.com.cn。
        游泳教练在水中躁我
        <noframes id="xlrrj">

            <address id="xlrrj"></address>

              <noframes id="xlrrj"><form id="xlrrj"></form>